http://www.navpublishing.com

如何在职场要拥有话语权

  在“前话语权”时代,有话语权的人通常是手中掌握了现实权力的人,他们行使话语权最典型的方法就是与现实权力相结合。句式之一,就是父亲对儿子说:“如果你不听我的话,我就没收你这个月零用钱/关你小黑屋/打你的屁股/让你跪搓板/打断你的腿。”高明的父亲会更理性,所针对的行为和后果有必然的联系,“如果你不写完作业,就不能看电视。”而简单粗暴的父亲则完全从自己的好恶出发,“如果你看课外书,我就把它烧掉。”在职场,总需要有一些有强制力的原则的实行。如果你是处于“父亲”的发言者的位置,那么尽量塑造一个通情达理的形象是善莫大焉的——即使从纯粹便于管理的角度来说。而“儿子”吃了亏后要赢得支持,最常见的方式就是以受害者的身份来说话。比如在受到父亲的惩罚之后,去对奶奶说,“我好好地在那儿,可我爸因为不顺心,把我揍了一顿。”这样的陈述,可以更悲情一些,以打动听者的同情心;也可以更悲愤一些,以打动听者的正义感;或者走技术路线,不煽情,而把伤害造成的后果清楚陈明,给听者思考的空间。

  当然,这只是一种话语模式,至于是否真的受害、受害程度有多严重,不一定完全相符。

  这种陈述方式,在职场有时也管用。职场中人与人之间、部门与部门之间、上下级之间难免有摩擦冲撞发生,无论是个人还是部门都不应该吃哑巴亏,即使所受损害不能得到弥补,也要把事情讲出来。讲出来,本身就是对过去发生事情的一种承认,对未来可能伤害的一种预防。

  如今的时代,越是现代化的组织、企业里,普通成员的意见越会受到尊重。一个办公室内说话算数的并一定只是老板,员工中的“意见领袖”也会有影响力。这种情况下,话语本身的力量就显示出来了。为了在某个问题上争夺话语权,大家各显神通,什么招数都会用上。就好比打架时,不管是不是学过武术、柔道、跆拳道,即使没有任何功夫,抓头发、扯衣服、用牙咬,只要有效,管它动作是不是标准、好看、有风度,先打再说。

  争论的一种方式是把对方的观点推到极端,所谓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已经推到极端了,自然显得对方错谬,然后自己可以轻轻松松站在“正确”的高度上去否定之。这一招,可以叫做“唐吉柯德大战风车式”,因为那个风车根本就不存在,是唐吉柯德们造出来的产物。

  还有一种方式,在微博群殴时会看到,就是截取对方的个别词句当作靶子,而这个别词句,是脱离原始语境的。这样的引用就可以任意赋予原来不具有的含义,然后再痛快批驳之——这一招,可以叫做“断章取义式”。

  微博因为容量所限难免断章取义,但当有其他媒体介入时,如果依然不引用长度不超过144字的微博原文而继续误解发言者本意,那么即使争赢了,也未免胜之不武。

  还有一种方式叫“上纲上线式”。本来是具体的问题A,然后用“因为A,所以B,因为B,就是C……”的方式进行概括,而从B到C甚至到DEF的概念抽象程度越来越高,也越来越负面。比如原本是方案甲和方案乙的争论,把相对稳妥的方案乙说成是不思进取,不思进取是因为没有战略眼光,没有战略眼光是没有领会国家经济建设快速发展的急迫需要……

  除了对对方观念的歪曲,还有很多招式。比如人身攻击。这招虽然不上台面,但非常有效。在群体思维中,很难把对一个人的道德判断和对一个人观点的理性判断做出区分。而这里所说的道德,也不限于传统上对道德的理解。比如在一个崇尚另类、前卫的群体中,你说一个人穿着老土就足够打击他的观点了。

  还有引用权威人物或经典著作。引用经典是讨论问题的常用方式,但这种引用也可能是内心虚弱时的防御机制。半吊子往往最喜欢打出权威的大旗,比如刚接触心理学的人最爱说心理学怎么讲,弗洛伊德怎么说。

  还有故弄玄虚。有时讲得通俗可以赢得更多人的理解支持,有时则相反,越显得自己高深越站得住脚,别人听不懂,就想你一定专业。

  有研究发现,在开会的时候,一个人只要经常主动发言就会显得比较聪明,即使发言的内容并没有什么原创性。现实就是如此,多数听众习惯看表面现象。一个人往往只要发言的声音足够大,说得貌似有理,说话的方式自信肯定,就足够拥有相当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