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navpublishing.com

名校院长毕业忠告刷爆朋友圈:真正的精英教育

  前几天,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毕业典礼上叶敬忠院长的致辞,赢来无数网友纷纷赞叹。

  而张磊说,是耶鲁真正改变他的一生:“我在这里学到的不仅仅是金融或企业家精神,还有给予的精神。”

  耶鲁老校长Kingman BrewsterJR.总结过世界顶级名校的五大录取标准,涉及社会责任感的就占了两条:领袖力和道德感。

  真正的“精英教育”,从不是靠金钱人脉堆砌出来的,它存在于对普通人的关照中。

  以知识能力为最高评判标准,意味着只看自己不顾他人,擅长竞争不懂合作,甚至可能为了登高望远,不择手段把别人踩在脚下。

  郑渊洁某次作为公共外交代表团成员,与一群80后90后前往以色列参加外事活动。

  按照国际惯例,代表祖国在正式场合发言必须使用母语,通过翻译传达给对方,即使对方会用这门语言也必须如此。

  轮到中国学生发言时,他们扬起下巴侃侃而谈,却一个个操着流利的英语,越过翻译直接交流。

  这些学生确实能力出众,却在全世界面前给中国“丢人现眼”。他们被傲慢蒙住眼睛,浑身上下透着令人不快的优越感。

  前些年宾夕法尼亚大学来中国为国际特训班招生,一名奥数尖子生却在面试中败北。

  考入名校于他只是致富的本领,人生目标被偷换为享乐,以至除了谋得一点私利外,头脑一片空白。

  面试官一眼就看出,这孩子禁锢在小家利益和自我满足里,与常春藤推崇的回报社会的情怀大义格格不入,淘汰是必然。

  没人明白为什么一个学经济的女生,要放弃唾手可得的光明前途,去大山里教孩子写诗。

  奶奶看着树下来来往往的蚂蚁说:“生而为人,不是蝼蚁。我们有很大的力量,不仅要让自己过得好,也要让别人过得好!”

  临近毕业,康瑜无数次自问:研究生毕业,然后呢?找到好工作,然后呢?努力生活,然后呢?没有答案。

  带领云南、山东、河南等地区几百所中小学的孩子,春天找花,夏天听雨,从诗歌里找到自己。

  2017年,这场“四季诗歌行动”获得了首届哈佛SEED社会创新挑战赛银奖。

  此时奶奶已经去世很久了。康瑜骄傲地抬起头看着星星说,我终于做到了你教我的那件事。

  史铁生在《奶奶的星星》里说:我慢慢相信,每一个活过的人,都能给后人的路途上添些光亮,也许是一颗巨星,也许是一把火炬,也许只是一支含泪的烛光。

  如果有人再用放弃、牺牲、耽误这样的字眼形容康瑜,就是对教育本质最大的曲解和不敬。

  大格局的教育并非虚无缥缈,相反只有扎根于脚下的土壤,才可能孕育参天巨木。

  他决定为上海郊区的农民工子弟学校建立学生乐队,要“把音乐送进学生每一天的生活”

  吴同学带领小团队,亲自作曲、指挥、组织、宣传,把募集的10万元全数用于为子弟学校购买乐器。

  他不仅没有耽误学业,而且申请的常青藤大学几乎全部向他伸来橄榄枝,最终他走进了哈佛。

  这样的孩子有强劲的“小马达”,无需控制和管束,出众的成绩是水到渠成的结果。

  环卫工还了几句嘴,夫妻俩就扑上来打人,孩子妈还朝环卫工脸上吐口水,往头上打用力敲打。

  越来越多辱骂外卖小哥、欺侮服务员、毒打环卫工的案件,正说明了关照弱者教育的缺失。

  《了不起的盖茨比》中说:每当你想要苛责、嘲笑什么人,记着这个世界上并非所有人都具备你这样优越的条件。

  作曲家谭盾的儿子Ian热衷于参与各种兴趣活动,一到周末和暑假就忙得不亦乐乎,一年的课余活动达到200小时,远超学校要求的30小时。

  他最大的收获不止于表演、足球或绘画,而是在团队中学了更重要的东西:责任感。

  可是他从没忘记去乐队排练,准时参加足球训练,坚持周六上午去绘画工作室做助教。

  在集体活动中他最不愿意自己成为麻烦,对一个少年来说,没有什么比同龄人的评价更重要的事了。

  孩子在家长面前难以克制自我中心倾向,但是和家长以外的人接触,更能反省自我行为,引发对他人的关怀和共情。

  5岁的侄子很爱看一本叫《拯救地球》的书。他吃饭总爱剩饭剩菜,妈妈问:“你还想不想拯救地球了?”

  明白未来是由每个人的行为汇聚而成,一举一动不只是为自己,更是与世界相连,不要囿于私利中。

  在家长面前收不住的自私和脾气,在外人面前反而能克制,有利于反省自我,引发关怀和共情。

  名校不是成功人生的保障,它的意义在于引导人通过实践滋养自身,继续发现目标和梦想。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