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navpublishing.com

科技人才争夺升级 “助攻”开放银行全面布局

  对于金融科技人才的抢夺大战仍在持续。《中国经营报》记者梳理发现,近日中国

  记者注意到,从事包括开放平台等应用领域的研发、测试与工程实施是各家银行招聘科技人才的一个重要方向。近年来,开放银行在国内已经从一个概念逐渐变成了现实。麦肯锡全球资深董事合伙人、麦肯锡中国区金融机构咨询业务负责人曲向军认为,面对互联网巨头和金融科技的挑战,银行业正日益陷入用户脱媒的窘境,银行急需找到与用户互动的新渠道,让自身成为用户工作和生活场景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开放银行正能够拓宽场景、构建开放生态圈。

  不过,开放银行涉及银行与合作方之间大量的数据、接口和业务规则,业内人士认为,监管需要从设计、研发、部署、运维等阶段加强开放银行生命周期的安全管控,明确开放银行服务部署、接口设计、安全集成、安全监测、信息保护、风险控制等方面的技术要求,引导开放银行规范发展。

  为金融科技“一掷千金”已经成为近年来银行机构的常态,银保监会数据显示,2018年银行对科技总投入同比增长13%。人才招聘亦是银行大手笔投入的重点之一。

  8月13日,农行发布招聘公告称,总行研发中心将校园招聘650人。除此之外,近日包括中行、工行、、、等在内的多家银行都公布了对金融科技人才的招聘计划。

  记者梳理发现,农行的招聘中明确提出开放银行平台等应用领域的研发、测试与工程实施是该行此次招聘的方向之一。开放银行正是当前银行金融科技机构布局的一个热点。

  开放银行(Open Banking)最早由英国和欧盟提出。其典型特征是银行的金融能力以及金融数据开放和共享,即将银行的产品、服务能力以API接口、SDK控件等各种方式嵌入到合作公司入口,为合作公司的客户提供银行服务。

  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院长刘勇表示,银行应加强资源融合发展,积极加强人才队伍建设;既要考虑银行机构自身开放银行发展专业人才需要,也要与科技金融人才劳动力市场接轨,制定科技金融人才培养战略,持续加大专业人才队伍建设投入,为开放银行发展培养充足的专业人才。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认为,“开放银行”不仅是一项技术、一个平台,更是一种开放的理念,“银行不再是一种地方,而是一种服务”。“开放银行将促进金融领域的竞争与合作,丰富和深化金融服务的内涵,有助于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

  曲向军告诉记者,参考国外金融机构的实践,开放银行有三种发展模式,包括打造数字化开放生态圈、与金融科技联合创新及建立金融服务开放平台。

  从目前我国银行机构布局开放银行的情况看,构建开放生态圈是银行选择的主要发展路径。开放生态圈应从哪些方面进行构建?刘勇此前公开表示,面对开放银行的趋势,传统银行需要主动转变经营思维适应时代发展;更加关注客户体验,以客户需求为中心;拓展银行产品和服务的品类,获得多元化的收入;从传统的金融服务收入向平台服务收入转变。

  工行金融科技部相关负责人认为,从工行目前的情况看,开放银行具体包括渠道开放、产品开放、场景开放等方面。

  该负责人告诉记者,在渠道方面,工行顺应银行服务渠道向外部场景和开放生态拓展延伸的新态势,通过自建、共建等方式不断拓宽渠道外延,向“开放合作”转型,打造金融生态圈;在场景方面,目前工行开放生态平台上已经入驻了1000余家合作伙伴,诞生了900多个合作场景,服务于上亿用户;在产品方面,工行运用平台化思维,向“产品+平台+场景”一体化创新转型,围绕客户群体需求对金融及非金融产品服务进行聚合,提升综合化、一站式服务。

  实际上,在布局开放银行的同时,银行已经看到了诸多可观的收益。工行金融科技相关负责人举例道,以工银融安E信为例,这款整合了来自工行内部、社会公信体系、国内外金融同业、境内外反欺诈服务组织等多方权威信息,根据金融同业及企业客户风险防控需求自主研发的银行业首款风险信息服务平台,适用对象是企、事业法人,目前工银融安E信每年已经能给工行带来10亿元的收入。

  作为“宇宙行”,其金融科技的转型历程可以看成是业金融科技转型的缩影。工行先后经历了电子化、银行信息化、信息化银行等发展阶段,目前正在向智慧银行建设目标迈进,“开放”正是工行智慧银行建设的核心之一。该负责人告诉记者,工行目前构建的开放银行,核心理念是依托智能科技,构建开放生态,打造智慧银行。据了解,工行目前正从推进全行转型发展的全局视角,以ECOS工程建设为核心,以“金融+科技”打造客户服务智慧普惠、金融生态开放互联、业务运营共享联动、产品创新高效灵活的智慧银行生态体系。

  曲向军认为,开放银行既可以聚焦一种模式,也可以组合多种模式,银行需要从战略落地角度,部署具体举措,建设数据中台、敏捷组织和开放API技术平台三个支撑体系。

  谈及需要搭建敏捷组织对开放银行进行支撑,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在体制上进行变革,是尊重科技金融的发展规律,要在银行内部建立有别于传统银行的、配套的人才激励机制、运营模式、研发机制等。

  上述工行金融科技部相关负责人认为,对于大型银行的金融科技转型,并不仅限于业务转型,更要有与新型金融发展相适应的专业化组织架构。

  目前工行已经建立了“一部、三中心、一公司”的金融科技组织架构,即金融科技部、业务研发中心、软件开发中心、数据中心以及工银科技公司,且在全部36家一级(直属)分行成立金融科技部,从组织保障上重点强化业务与科技融合的研发能力、开放合作的科技价值输出能力以及新技术研究能力,同时推进分行金融科技条线机构优化和职能转型。

  某国有银行信息科技部技术经理告诉记者:“银行机构对于金融科技的需求增大,在这方面人员成本和创新带来的试错成本不断提升,如果成立单独的子公司,可以将这部分成本剥离出来。尤其对于国有大行而言,设立金融科技子公司,船小好调头,可降低试错成本。”

  对于开放银行的未来,刘勇认为,开放银行要坚持标准先行,加快制定并落实各区域开放银行的技术规范。刘勇称,开放银行涉及银行与合作方之间大量的数据、接口和业务规则,要从设计、研发、部署、运维等阶段加强开放银行生命周期的安全管控,明确开放银行服务部署、接口设计、安全集成、安全监测、信息保护、风险控制等方面的技术要求,引导开放银行规范发展。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股市竟无法开盘 延迟100分钟才能交易!此前连续杀跌 这个国家发生了什么

  国务院部署运用市场化改革办法推动实际利率水平明显降低和解决“融资难”问题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回应美对华加征关税:中方将不得不采取必要的反制措施

  港股综评(08.15)低开高走无惧外围扰动,恒生指数上演近600点惊天逆转!

  万万想不到的今年A股十大牛股,1股暴涨332%,市盈率1400倍,一度连续10个涨停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